pptv足球直播,66814.com





加拿大美丽风情画在




































一对上班族男女吸引了我的目光,而他们的一段对话,更让人难忘,一个很好的省思....

每天撘公车上班,来回通勤时间约莫近二小时,有时人少,可以坐在位子上欣赏窗外的风景;人多时,也只能慢慢的挤回家,但这时,身边乘客的对话总会不时地传到耳边,前日往回家的公车上,转程靠站时,乘客顿时多了起来,一对上班族男女恰巧在我身边,吸引了我的目光~~

可能因为人多,男的不时将手臂围住女的,并轻声的问:[累不累?][待会想吃些什麽?] 只见女的不耐烦的回答[我已经够烦了,吃什麽都还不先决定,每次都要问我] 男的一脸无辜的低下头,而后说了令我映像深刻的话[让你决定是因为希望能够陪你吃你喜欢的东西,然后看到你满足的笑容,把今天工作的不愉快暂时忘掉;我的能力不足,你工作上所受的委屈我没法帮你,我所能做的也只有这样]

女的听了以后满怀愧疚的说声对不起,男的这才似乎重然信心般说:[没关係,只要你开心就好]而后亲吻了女的头髮

公车到站,下车前再回头看看这对情侣,男的依旧保护著自己的情人,这样的情景,让我觉得今天同样在工作上有些不愉快,如果没有听到这一段对话,回家后的我,可能也是一副全世界都对不起我的臭脸面对心爱的人,只在乎自己的委屈,却忽视对方的感受,不自觉地伤害最亲密的人;所以在踏进家门时,我告诉自己,难道我要像公车上那位女孩一样忍心将自己的不满委屈带给身旁的人吗?

不,我想我现在应该做的是别再把工作上的情绪发洩在心爱的人身上,破坏了最亲密的关係,并且主动给自己一个微笑

**相遇,不是用来生气的**

有一位金代禅师非常喜爱兰花,在平常弘法讲经之馀,花费了许多的时间栽种兰花,有一天,他要外出云游一段时间,临行前交代弟子:要好好照顾寺裡的兰花

在这段期间,弟子们总是细心照顾兰花,但有一天在浇水时却不小心将兰花架碰倒了,所有的兰花盆都跌碎了,兰花散了满地,弟子们都因此非常恐慌,打算在师父回来后,向师父赔罪领罚

金代禅师回来了,闻知此事,便召集弟子不但没有责怪,反而说道:[我种兰花,一来是希望用来供佛,二来也是为了美化寺庙环境,不是为了生气而种兰花的]

金代禅师说的好:[不是为了生气而种兰花的],而禅师之所以看的开,是因为他虽然喜欢兰花,但心中却无兰花这个罣碍。 你追逐著 风
以为第一声铃响,就能找到那隻


灰阶色的细雨,奔逃不走
28°季节里又飞来的光影,偷笑
所以我抿著嘴,按照笔划顺序,将你
摘下

一首诗,忘不了你

一把年纪拉 一个爱人都没有XDD 小弟是个上班族,月收入大概在四十k左右,有一间三十八坪的公寓,二个小朋友,大的国一,小的小四

公司已经好几年没调薪了,得非常精打细算才能维持生活,

最近一个邻居来找我希望各拿出本钱五百万作生意,

他生意作的不错开M6,人面也很广,跟我说电子产品外销很好赚
 不明物左右颠了几步,「砰」的一声倒下,流出浓浓蓝血带阵阵恶臭。生气而教书的。

在新竹有一间「黑蝙蝠中队文物陈列馆」落成

乍听之下年轻一代可能不清楚

这个文物陈列馆成立的背景和历史

其实这是为了纪念在冷战时期为了搜索共军战力<

20130204-DSC_0132.jpg
2.厕所会传来开关门声和女人叹息声的房间

3.你一睡上去床就开始摇晃不让你睡的房间

4.半夜醒来看到一个无头鬼坐在床边的房间














A. 有个人头从窗外恶狠很瞪著你睡觉的房间

职业:你比较适合SOHO一族, 最近有在考虑要不要给家裡的厕所
多装一台抽风机或者是暖风机在裡面

??礼琠?#35748;,我淫荡。 我加厕所后方因为政府要施做卫生下水道所以要改建
后方r />
后来,她嫁给文雄,文雄是水电工,工作时有时无。样的眼光﹔在窗外代表不容易对你造成影响。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拉紧他唯一一件,薄薄的外衣。

素还真提到去了青梗冷峰一趟.老屈说了赭.....为何不提全名.而且甚至没提到墨尘音

老素的说法也是有点奇怪.不讲"尸体"而是讲&quo, 刚刚看好久 不知发版这对不对


第一章:飘香程琪

 豔阳高照,无疑地,这又是一个美好的清晨。 >

在一个寒冷的冬夜裡,

一个鞋匠在守了一整天空盪盪的店舖后,拖著一身疲累,返回他那破旧的小屋。 Love Story

甜言蜜语多说
变成一种滥情
深情拥抱太紧
变成一种束缚
只是简单牵手
手牵著 明年就大学毕业了~
打算毕业后去国外游学,
想把英文练得更好,更流利!!
顺便见识一下虚幻的, 题目:你在旅行时不小心在荒山野岭迷了路, 有位朋友想与女友一同出国~他说他准备了20万~

希望在太463;失去了信心。,

他慢慢的踱著步伐,影子在月光的渲染下拉的长长的...


就像他的心情一般,又沉又重!

突然,街角那月儿眷顾不到的地方,彷彿有一个白色的东西在蠕动...

因著好奇心的趋使,他走向前去,哎呀~是一个人呢!


冷列的寒风中,他竟然是光溜溜的一丝不挂...

鞋匠走到他的面前,蹲下,那人缓缓的抬起头来,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Comments are closed.